本文内容转载自外滩设计酒店(id:designhotels)

今年最近澳门解禁的消息让我们重新关注到了当地酒店业,居然发现了一个“宝藏”酒店。

它豪掷14亿美元建造,最小的房间面积都要186㎡ 、每间成本更是高达700万美元,酒店车队由30辆劳斯莱斯组成,其“壕”程度前所未有。

但它却七次延期开业,2018年才开始低调地试营业,房价从两万跳水至两千,入住率极低。今年受疫情影响,至今还没开业。


2014年这家名叫十三酒店的老板扬言要打造世界上最豪华的酒店,当时风头无两,力压当年同样打着奢华名号的永利皇宫一头。

至今,仅仅7年,我们见证了酒店业主豪华梦的迅速破灭,令人唏嘘。



2014年,劳斯莱斯收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订单——2000万美元定制30辆劳斯莱斯加长版幻影。


其中还有两辆史上最贵的劳斯莱斯金幻影Bespoke定制车型,车身内配上24克拉纯金装饰,光是一辆车的喷漆就涂了10层。

这些豪车并不是属于私人座驾,而是名为洪永时的买家为其酒店准备的车队。

这个酒店就是如今的澳门十三酒店,从购买豪车开始,洪永时在一步一步构建出他的“世界上最豪华酒店”的蓝图。

那么究竟有多豪华?我们一起来感受下 。


酒店与劳斯莱斯幻影同款的红色外立面已经不同凡响。


黑色雕花大门无法阻挡从内散发出的金碧辉煌的贵气,而大门是整个酒店最朴实无华的地方。


气势恢宏的大厅由爱奥尼柱撑起,这种只有在欧洲宫廷风建筑中才看得到的柱子放在这里毫无违和感。

巴洛克风格夸张华丽的基因在这里展现得淋漓尽致,黑白菱形格纹地板、巨型天顶壁画、光彩夺目的水晶灯,目之所及都是一室豪气。

每个物件都是高级定制,造价不菲。至今客人还能在酒店大堂看到超酷的劳斯莱斯红色幻影。

酒店设计由彼得·马里诺(Peter Marino)与塔尼娅·波旁·帕尔马操刀。

Peter Marino

彼得·马里诺操刀了LV、DIOR、CHANEL等奢侈品店铺的设计,还是白马庄园的御用设计师,先后设计了法国谷雪维尔、巴黎、洛杉矶三家白马庄园。

Peter Marin参与设计的纽约Dior旗舰店
洛杉矶白马庄园效果图

筹备中的洛杉矶比弗利山庄白马庄园也将由Peter Marin设计。

塔尼娅·波旁·帕尔马是波旁家族后裔,这个辉煌的家族曾统治过法国、西班牙、意大利等国。

费利佩六世

在位的西班牙国王费利佩六世与卢森堡大公亨利都是这个家族的后人。

塔尼娅·波旁·帕尔马深谙巴洛克风格,而彼得·马里诺又对奢华风信手拈来,两人的联手注定了这家酒店极尽奢侈的基调。


所有电梯都能直达别墅内的私人电梯大堂,极具私密性。


酒店共有199间别墅型套房,入门级套房名叫伯爵第,采用分层复式单房设计,面积足有185㎡。

房间单间成本700万美元,同样是澳门顶尖奢华代表的永利皇宫虽然总体造价41亿美元,但由于房间数众多,平摊下来每间仅200万美元,是其三分之一都不到,可见十三酒店有多豪华。

卧室是一个特大号的天鹅绒华盖床,配有按照皇家传统精心雕刻镀金的巴洛克床头板。


房间设计结合了17世界法国文艺复兴与巴洛克风格,辉煌如宫殿。

华丽的黑金为底色,配以翡翠色沙发、紫色躺椅与彩色天顶壁画,极具视觉冲击力的配色令人咋舌。


一间浴室的面积都抵得上普通酒店的整个房间大小。

彩色玻璃移门,罗马式浴缸,连大理石地板甚至都可伸缩。躺在浴池里欣赏天顶的壁画也是别有一番趣味。

彩色玻璃幕墙后面还隐藏着一个淋浴室和一个厕所的单间。


最贵一套是SH套房(酒店主人洪永时英文名Stephan Hong的缩写),面积达465㎡,售价88万人民币一晚。

每间别墅都配备了24小时的贴身管家服务。

这些管家成员都远赴巴黎接受世界著名的MCM宫殿顾问的专业培训,并通过了英国管家协会的认证。

拥有巴黎米其林三星餐厅国内唯一分店,爱马仕设计师花费一年手绘的天顶。

由5362盏水晶和3264盏水晶灯的晶莹厅

酒店共有五家餐厅和酒吧。

主打粤菜的晶莹厅中有5362盏水晶和3264盏水晶灯。

德川日本料理选用的所有食材空运自日本

巴黎米其林三星餐厅普来喜(L’Ambroisie)在中国的唯一分店也在这里。


餐厅内部天顶是由爱马仕设计师Francois Houtin 花了超过一年时间手绘而成的。

地上的地毯与天花的图案对称,完美展现空间的完整性。

设计灵感来自于凡尔赛宫镜厅的国宴殿巴洛克风格的皇韵酒吧

25米长的户外泳池“影金池”,全部以金色马赛克铺就。泳池边上有9个金色天使。一旁还有约 3000平方米的室内绿墙以及48米的室内瀑布

这样“鼎铛玉石,金块珠砾”的奢侈让入住客人也纷纷惊叹。



原本这样的酒店开在其他城市光是凭借极奢的噱头就能生存很长一段时间。

但在澳门是个例外,在这个博彩业收入占GDP总值百分之70%的城市,得博彩业者得天下。

而十三酒店的初衷也是打造一座专为富人服务的澳门超级豪华博彩乐园。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想要在根深蒂固的四大博彩大佬何鸿燊、吕志和、谢尔登·阿德尔森、斯蒂芬·永利手中分一杯羹谈何容易?


从2017年至2018年,十三酒店背后的路易十三集团始终没能获得赌牌,加上一直未取得营运执照等原因导致原先定于2017年3月就开业的酒店接连延期七次。

随着豪车效应的冷却,以及酒店多次重复马上开业这样“狼来了”的戏码,让外界对它的关注度断崖式下跌。

2018年8月31日,十三酒店低调开业了。

房间定价从原来的万元大跳水至基础房型只要2000元。评价也开始出现了“性价比”高这样的字眼。

眼看着,酒店豪华梦在逐渐破碎中。

2019年,由于没有博彩业加持,原本靠融资建造的酒店资金链出现问题,30辆劳斯莱斯幻影变卖剩6辆用来撑门面,之前号称的免费接送住客也变成了付费才能使用。


今年2月起受疫情原因关闭,至今没有重新开业。

原本以外可以成为澳门酒店业的吸精点,谁知风光一场,迅速黯然落幕,这样的故事令人唏嘘。

在澳门这样特殊的城市,也许开始就注定了结局。

酒店的老板洪永时却在融资后身价大涨,空留一室辉煌的酒店让人扼腕叹息。


澳门十三酒店
官网:https://be.synxis.com/
价格:2600元/晚起
上一篇: 为了下周能去澳门,我暗搓搓做了很多功课
下一篇: 二战中的日军为何放过小小的澳门?